Aquaryus

Cos低產·碼字低產·作畫低產·腦洞高產
遊走在古風韓娛歐美三次元

【中土ET】Oialë‧永恆不變

這次用的歌是C All Star的天梯
純純的情歌,山盟海誓。
文有點點私設,請不要過份考據(跪









——留住你 旁人如何話過不可一世

    

 

    「你知道這樣不會得到Ilúvatar和Valar、Valier們的祝福。你知道得不到神的應許祝福意味着什麼的。」

    精緻的銀色花冠襯在一頭金色卷髮之上,高貴而奪目,就如同愛人Celeborn贈予的愛稱 ── 頭帶光彩奪目花冠的少女,即使只有背影亦能感受其高雅大方的氣質。 Galadriel 用着異常平淡的語調說出一句略帶嚴厲的話,就算對話的另一方是個已經活了近六千多歲,閱人無數,又是中土有名的智者與領主,面對着Galadriel 這位長輩兼丈母娘, 還是會緊張的。

    「我知道。 我已經想得很清楚了。」

     Elrond 努力抑壓心頭的緊張不安,大膽地說出心中所想。他有預知未來的能力卻無法預言這次的成敗,可他知道如果他連坦白的膽量也沒有,那就注定會是失敗收場。

    「你想清楚卻又繼續深陷下去,結果如何你自己應該也能看到吧。」

    Galadriel 輕闔雙眸,嘆了口氣。 她並沒有想要為難 Elrond 的意思,即使自己女兒已經西渡遠去,她也早早把Elrond當成自己半個兒子了,超過三千年的認識了解,她明瞭Elrond品性如何,只是不想他明知不可為而為之,最後泥足深陷而已。

    「我不可能再失去他, 第一次不能留住我已經追悔莫及, 我不想第二次與他失之交臂了。」

    Elrond  垂首,雙拳緊握,指節泛白。因痛心和後悔,驟湧腦門的哭意,讓聲音不由自主地沙啞變調,在喉嚨間微微顫抖着。Galadriel靈敏的耳朵清清楚楚地捕捉到所有,她略為驚訝,暗忖究竟是有多難捨難離,才可令他那個成熟穩重,連面對Sauron都能處之泰然的女婿如此痛心切骨。

    當年諾多的最高君王 Gil-galad,那位Elrond和Elros兩兄弟從少便投靠,比其生父母更親密,有如養父一樣存在的精靈王,戰死於最後同盟時,也沒見Elrond像現在的表現,那時候的他什至淚水也被硬生生地扣在眼眶裡,沒有哭泣,更沒有隻字片語,就只是一直沉寂不言。

    千千百百年的歲月,如細沙,堆疊起一座又一座回憶堡壘,她記得聖樹的光芒是何種璀燦,她記得親族相殘是何等恐怖,她記得與愛人雙雙違背神的說話之時是何其堅決⋯⋯時間沒有帶走她的記憶和閱歷,但卻偷偷地刷拭了一些往事的細節﹕Elrond 在Gil-galad 手中接過氣之戒維雅的那天起,他就沒有表露過真正的自己。總是沉穩從容地遊走在瑞文戴爾,溫文儒雅地埋首典籍中鑽研智識,熱情好客地招待遠道而來的賓客,冷靜理智地面對中土的不同變改,就連往往能洞悉萬物的Galadriel,亦在這個溫柔可靠的笑容下漸漸遺忘了那個真正的他。如今讓Galadriel真正看清楚Elrond本心的,竟會是她丈夫的同族好友Oropher的獨子Thranduil。現在世界已經光復,一切都歸於平靜,都忍耐了六千多年,什麼也都足夠了吧。Galadriel 笑了笑,好像想通了什麼似的,看來只能說是自家閨女無福消受了。塞翁失馬,焉知非福,經歷了這麼多,還是屬於Thranduil 的福份呢。既然Elrond和Thranduil門當戶對,Oropher 臨死前也曾托孤給Celeborn,還不如做個順水人情,對得住死去的好友,亦安撫了自家好女婿。好一對情深似海的愛侶,仿如可以為愛與世界抗衡,至死方休。

    「既然如此,一切隨你所願。我和Celeborn也不會反對。若世界都不祝福你們,但我會。」

    神啊,請你原諒這對包經風霜的小情人,如像當年原諒背棄你說話的我們一樣吧。Galadriel緩緩轉身,頷首微笑。Elrond 猛然抬頭,Galadriel 的寬容一笑盡收眼底,他極度懷疑自己是不是身在夢中。他的丈母娘竟然沒反對他和Thranduil在一起的事情,還給予了自己的祝福,要知道這可是背叛她女兒的罪孽。他一時間也反應不過來,但當他反應過來時,Galadriel也就離開了。

    Elrond差點高興得淚水都要奪眶而出,流走了多少光陰,歷盡多少波折,經過多少離分,終究能永結同心。

 




——幾多對 持續愛到幾多歲

 

 



    Thranduil 連日來都如坐針氈,不但沒有一貫處事的冷靜果斷,反而有些煩躁不安。Galion跟在Thranduil 身邊多年,有些事情不用宣之於口也是心知肚明的,雖然不確定來龍去脈,但心事重重這點顯然易見,為免 Thranduil 在處理政事時做錯決定,所以他主動向Thranduil 提出好好休息幾天,養好精神再處理公務的建議,反正秋收之後也比較輕鬆。可是讓 Galion出奇不意的是,平常必然被他們的公作狂國王拒絕的建議,這次卻破天荒地得到接納,看來事情的確很嚴重,Galion心想。

    Thranduil 習慣了早起,由Legolas出世後便習慣早起為他打點,直到Legolas長大後這習慣也是改不了。但今天的他明顯不一樣,在那白嫩無瑕的肌膚上,雖說是非常淺,仍可看到眼底下一抹淡淡的烏青,他不是因習慣而早起,卻是因為徹夜難眠。只要他一入睡,Elrond 的面容就會浮現,不同於平常的和藹可親,那是個冷漠地向說着一遍又一遍分手的Elrond,每每夢至於此,他都會驚醒。 脫力的Thranduil 坐在床上,垂下頭,一把帕金華鬘傾瀉而下,恰恰遮掩他一臉愁容。他已經第五天沒有Elrond的任何消息了,連一封短信也沒有,他感覺自己快要崩潰。他不認為自己的夢魘會成真——至少那個冷漠的Elrond在現實中並不存在,但分手這個看來簡單,聽來沉重,說來傷人的單詞,他就不確定了。

    Thranduil知道Elrond 必需向Galadriel 交待他們在一起的事情,所以才會答應Elrond先回密林乖乖等待。當初他們重新牽手的時候,他就知道這不是條平坦的康莊大道,而是條崎嶇的羊腸小徑,既難走又看不到盡頭。他父親早在最後同盟時已經戰死,妻子也死得早,兒子決意追隨人皇Aragorn,更成為伊錫利恩的領主,因此他不需要向誰交待什麼,瀟瀟灑灑,說來就來,說走便走。但Elrond不同,他妻子西渡了,但他還有老丈人和丈母娘,以及三個兒女。只要他的長輩反對,一向守禮的Elrond大概會選擇放手,他們倆的情路就走到了盡頭。如果是平常的他,大概想要的怎麼想盡辦法也要搶過來,如同當年的五軍之戰,八十萬雄師亦只為了一條白鑽項鏈。可如今的他,卻不想Elrond為難與傷心,因為太愛,才不忍心看到愛的人受傷害,最後他決定等待對方的好消息。這次對Thranduil也好,Elrond 亦罷,都是孤注一擲,用他們以後的幸福作注,放手一搏。

    五天沒有對方消息,Thranduil 再有耐性也是會不安的,他不想亦不能想像他倆之間的愛情最後還是沒得到神的祝福,要分離的始終逃不過分離的命運。永永遠遠都不會再相見,即便相見也只能點頭示好,這比起龍焰燒燙帶來的劇痛,更為折磨,讓人心碎。他不想失去Elrond,想聽他溫柔的呼喊,想感受他平穩的鼻息,想依偎在他唯一能使多疑的自己安心的胸膛,想念他的一切,想念他的所有。冰涼的液體劃過光滑的臉頰, 扶着額的Thranduil,任由淚水落下,無聲地在偌大的房間裡啜泣着。

 



——當生命 仍然為你豁出去

   



     Elrond 在得到Galadriel 的允許和祝福後便拋下整個瑞文戴爾給Lindir和Glorfindel,隻身遠赴密林。四天的時間,由最初的地獄,到最後的天堂,Elrond有如再經歷了一次最後同盟一樣驚心動魄。他知道愛人必定在苦苦等候,所以不斷用精靈語向馬兒說着用最快速度直奔密林(他真後悔沒有向Gandalf借疾影一用)。

    整整一天多的時間終於來到密林邊境,這兒沒太多日照,陰暗幽深,卻自Sauron被消滅後,鮮有大蜘蛛的出沒,這讓Elrond放心了不少。他騎馬深入密林,不知是否年代久遠,已經記不清楚路線了,但也只能硬着頭皮繼續前進。越走越深入,仍沒走到密林的宮殿。當Elrond 努力憶起路線時,一個巨大得黑影從後閃過,馬兒感到危險立刻大為驚慌,拔腿就想往回跑,Elrond來不及安撫驚惶失措的馬兒,惟有一躍到地上,看着馬兒逃命去。機警的他,知道危險迫近,拔出了配劍夏拉凡,慢慢往後退。巨大的黑影愈走愈近,Elrond現在才看清楚這原來是傳說中的大蜘蛛。不是說鮮有出沒嗎?怎麼一來就碰上了!正所謂禍不單行,福無從至,Elrond已經來不及再在心中吐嘈什麼了,因為他發現大蜘蛛不只有一隻。他單槍連馬也沒有又如何面對這一群大蜘蛛呢?逼令自己拿出當年一人連砍多個死靈法師的氣魄,緊握着夏拉凡,心中想着愛人的模樣,就上前與大蜘蛛撕殺。

    「For Thranduil!」

    雖不像Legolas 這樣的靈活如脫兔,但Elrond的劍術還是很到家的,三兩下就殺死了一隻。可是蟻多也能殺死象,更何況是一群大蜘蛛。他再利害也不能以一人之力擊殺所有,體力的流失讓他漸漸地處於下風。當脫力的Elrond不慎中毒,要倒下來的時候,氣之戒感覺到主人的安危,把所有大蜘蛛都反彈,並同時引起了林中一遍極大的氣流波動。Thranduil猛然睜眼,他顧不得自己感覺是對是錯,淚痕都來不及擦去,就這樣騎着自己的大角鹿直奔去林中發生波動的地方。

     「是你嗎?你千萬別出什麼事⋯」

 




 

——竭力也要為愛盡瘁

 


 

    Galion一打開宮門,看到的是一臉憂心沖沖,痛紅雙眼閃着淚光的Thranduil和被他緊緊摟在懷裡不醒人事的Elrond。Galion機靈無比,很快便上前幫忙扶着Elrond。

    「My king,Lord Elrond這是怎麼了?」

    「先別問,快傳醫官來!他中了蜘蛛毒!」

     聞言Galion立即叫身邊的侍從傳召醫官,他即與Thranduil 一同把Elrond帶到房間去。

   

     默默坐在床邊,看着毫無知覺地躺在床上的Elrond,Thranduil 眉頭深鎖,緊緊抓着Elrond 無力的手。

    「求求你,不要有事,快醒來好不好?」

    房內只有他們倆,連Galion都被Thranduil 趕了出去。醫官已經給Elrond服下了解毒劑,只是他還是沒有醒過來。Thranduil一生之中,除了父親死在自己眼前的那次外,就算是自己兒子當年五軍之戰後離他遠去,他也未有像現在這般無助不安,他討厭自己深愛的人明明就在眼前卻力不從心不能救回他的感覺,這種無力感,這種呼天不應,叫地不聞,被遺棄的感覺,他不想經歷第二次了。Thranduil忍不住淚水,滴答滴滴,像場晨間飄渺的小雨,王者的孤高冷傲頓時蕩然無存,那雙輕藐眾生,笑看風雲的藍眸哭得紅腫,那曾經戎裝嘉身,寬廣可靠的雙肩因哭泣而顫動,在這裡抽泣的不是Kingof Mirkwood ,他只是單純的Thranduil ,他只是個想愛人醒過來的精靈罷了。愛情就是如此神奇,竟讓無數英雄折腰,更讓一位笑看風雲,慣性用冷漠偽裝自己的王,變回一個為愛而傷心流淚的少年。

    「⋯不要哭⋯哭了不漂亮⋯」

    Elrond動了動被握緊的手,他感覺到不斷有冷涼的液體滴落,心裡有數這是什麼。剛清醒的他仍然虛弱,卻用盡自己所有力氣吐出這句話逗Thranduil一笑。

    「Elrond!你醒來了!覺得怎樣?我叫醫官進來!」

    從來沒見這愛人如此手足無措,荒亂驚惶的模樣,Elrond 嘴角微微揚起,伸出無力的手柔弱地拉了拉Thranduil的衣袍,示意他留下來。

    「⋯我沒事,你陪陪我就好⋯」

    蒼白的臉上掛着那個專屬的溫暖笑容,他招了招手,讓Thranduil 靠近他。

    「⋯我答應過不會讓你流淚的⋯我沒守諾言⋯對不起⋯Thrandy」

    輕輕提手擦掉Thranduil 面上的淚珠,他不願看到他傷心,他不願愁緒混濁了他清澈碧藍的瞳仁,他不願眼淚染污了他清靚如畫的玉顏,他不願苦痛捏碎他脆弱敏感的心靈。Thranduil把他為自己擦淚的手輕按在自己臉上,閉着眼,感受着他手心體溫的回升。

    「為什麼不先寫信來?你知道密林的危險⋯Elly 你怎麼了?」

    帶着磁性的嗓音溫柔又滿懷擔心。

    「是我太心急想告訴你好消息⋯Lady Galadriel 他們都答應了,而且還祝福我們呢⋯」

    輕撫着光滑的面頰,眼帶笑意地告訴對方這個天大的喜訊。看到對方圓睜了一雙眼眸子,一臉難以置信,Elrond的笑意就更濃。

    「都是真的,怎麼了?不相信嗎?」

    以為Thranduil會笑逐顏開,卻料不到他突然跪坐下來,伏在床邊,把頭埋在柔軟的床褥上。

    「辛苦你了⋯真的⋯不要再為了我連命都捨棄,Elly⋯」

    Elrond 看不到他的表情,但可以想像到愛人的嬌羞,這樣的Thranduil 多難得啊⋯會心一笑,撫上那頭讓他愛不釋手,媲美天上銀月的長髮。

    

    「我不為你捨命又能為誰捨命?我今生何求惟你矣。」

 

 


——抱緊一生未覺累

 



    

    「有沒有後悔當年堅持和我在一起?」

    「怎會後悔呢。這可是我一生最正確的決定。」

    「我既沒有Celebrian那樣善解人意,也沒有Lindir 會看人眉頭眼額,從來都我行我素,你不覺得煩厭麼?」

    「對了上千年了還不是好好的?煩厭什麼呢?你就是你,你就是Thranduil ,也是我的Thrandy。」

    「那⋯我決定不西渡你會不舒心嗎?⋯」

    「既然你不西渡,我也不會離你而去,說好了要廝守一生,我又豈能食言。有你在便足夠了,又何懼於消亡殆盡?」

    Thranduil 沒有說話,頷首低笑,大概是他一生之中最煦愉的衷心一笑。Elrond牽着他的手,一同遙望着與瑞文戴爾接壤,蔚藍如寶石般美麗的貝烈蓋爾海。

    「瑞文戴爾依舊明媚如初,就如你我許下終身之諾的那天。」

    「願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離。」



-Amin melalle- 

-Inyë Melamin- 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最後兩句就是我愛你和我也愛你




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5 )

© Aquaryus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