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quaryus

Cos低產·碼字低產·作畫低產·腦洞高產
遊走在古風韓娛歐美三次元

【古劍越蘇】師兄,我能留下來嗎? (六)

日常小甜餅,HE,清水
雖說是劇向,但不走原劇劇情注意
OOC請見諒
時軸由小時候到成年






金風玉露一相逢

 

金風玉露一相逢,便勝卻人間無數。

—秦觀 鵲橋仙 

 

 

 

    歲月無痕,流年似水,晃眼間屠蘇已出落成挺拔少年,眉青目秀,唇紅齒白,個子長了不少,但身子仍舊有些單薄。陵越亦不惶多讓,劍眉星目,俊俏異常,執起劍來,一舉手一投足,英姿颯爽,威風凜凜。

 

    屠蘇早上起來,坐在床上,展了展懶腰,一眼掃去,師兄果然已經去上早課了。梳洗過後,簡單穿好了紫色外袍,便拿着木桌上陵越準備的五花肉餵阿翔。步出古玄居外,吹了口哨,多年來養尊處優,肥肥白白的海東青應聲飛來,屠蘇把整碟五花肉放到涼亭的石桌上,放任阿翔包餐。自己則踱步到水池邊,找個位置坐下。暖和的微風輕拂,吹起了屠蘇散落的垂髮,一縷縷青絲隨風飄曳。心不在焉的他,呆望碧水之中的一池夏荷。荷花初綻,迎來初夏悄然而至的腳步。屠蘇回憶起前幾天芙蕖的說話,掐指一算。

 

    今天應該就是七夕了⋯

 

    七夕對屠蘇來說本無意義,他並不放在心上,可自從聽見他芙蕖師姐說要為陵越大師兄準備禮物,他倒就在意了。他一直覺得芙蕖對陵越有意思,這也怪不得她,誰叫他師兄風流倜儻,英俊瀟灑。不過看他師兄這副十年不變的冰塊臉,平常總是修仙長練劍短的,大概只能是神女有心,襄王無夢了。其實真正叫他心不在焉的原因是,既然有恆心連鐵柱都能磨成針,芙蕖師姐這麼多年來鍥而不捨地向師兄表達心意,有朝一日,或許也有機會把師兄這冰塊臉給融化。想到這,屠蘇就納悶了。

 

    他師兄會否接接受芙蕖師姐的禮物呢?

    如果真接受又是否代表師兄喜歡芙蕖師姐?

    他倆會做雙修道侶嗎?⋯

    如果⋯

    我也送師兄禮物呢?⋯

    師兄會否也同樣地喜歡我?⋯

 

    屠蘇被自己一連串妙想天開的想法嚇到,他雖然深閨簡出,不黯世事,但也深明七夕送禮可是為了向鍾心的對像舒訴情衷,表明愛意,他一個男兒又怎好在這節日裡送禮給自己師兄,再者師兄收與不收都是個問題吧⋯眼巴巴看着芙蕖送禮又心不舒坦,親自送又覺得別扭,在梳理自己滿腦海亂七八槽想法的屠蘇,始料不及他惦念記掛了一個早晨的師兄此時此刻就佇立在他後。

 

    早課過後,陵越一路上心想着小師弟不知起床沒有,早點吃了沒有,心急如焚,不其然加快了腳步,速速歸去。一回到後山,他即睎見屠蘇坐於池邊,纖瘦的背影,飄逸的妙鬘,碧波一旁螢飛草長,綠水之中荷紅露凝,儼如文豪墨客筆鋒下的詩詞丹青,美得如夢如幻如泡影,美得讓人不捨得去騷擾,彷彿一觸碰即會煙消雲散,彷彿一打擾便如驚鴻一瞥。陵越看得入迷,竟就這樣靜默無語地站在屠蘇身後,遺忘了一路上的擔憂之緒。陵越思來想去,自家小師弟是何時從惜日總賴在自己臂彎的可愛小孩,出落成個現在如清水芙蓉般的絕代佳人。

 

    瓠犀發皓齒,雙蛾顰翠眉。

    讓自己愛不釋手,更叫自己心醉魂迷。

 

    久良,屠蘇想起忘了收起在涼亭石桌上放五花肉的碟,欲動身取回,誰知一轉身就和身後佇候多時的陵越四目交投。屠蘇錯愕,近觀陵越的俊顏,竟不由自主地雙頰潮紅,頷首無語。陵越瞧見屠蘇原來晢白雙頰,突然泛起紅霞,劍眉一皺,擔心之情表露無遺。

 

    「屠蘇,怎麼面這樣紅?不舒服嗎?雖然初夏已置,可氣溫仍然乍暖還寒,早上起來不能穿得如此單薄就到外面晃。」

    陵越隨即脫下外袍披到屠蘇身上。

    「多、多謝師兄。」

    依然不敢回望陵越一對深邃的星目。臉龐發熱,心如鹿撞,屠蘇完全能不理解這份在心中莫明升起的緊張,明明和師兄十多年朝夕相對,他的眉目容顏,他的一顰一笑,他喜樂嗔怒,自己都最為熟悉。

 

    那還緊張個甚麼鬼啊!

 

    陵越不以為然,領着屠蘇回到古玄居去,慎防他着涼,要是凍壞了身子自己又要心疼一番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中午過後,屠蘇向陵越告辭了,便神神祕祕地離開後山。屠蘇明暸,自個兒的感情自個兒不是不清楚,只是不知如何面對才好。暗自琢磨,既然自己不知道,不如找個人指點迷津,可這個天墉城內深知他心的只有他陵越師兄,還是找別的;談得來的芙蕖師姐,傻子也知道不能找她聊吧;師尊又在閉關,即使他不在閉關,讓他得知此事也難保不會被逐出師門;肇臨好像也挺靠譜的,但要是二師兄見到我找肇臨他肯定又欺負我。思前想後,尚有一位合適的人選,於是立馬啟程到劍閣找紫胤真人的劍靈紅玉。

 

    紅玉姐見多識廣,或許能幫到自己。

 

    「咦?屠蘇你怎麼來了?是否和焚寂有關?」

    一身妖豔絳色雲羅的紅玉瞥見屠蘇這個稀客突然來到劍閣,以為是其身上煞氣出了問題,不禁緊張。

    「不是⋯我是來找你的,紅玉姐。」

    「找我?」

 

    紅玉和屠蘇進了劍閣之內,安坐後便娓娓而談。屠蘇鼓起勇氣,把腦中一直積存以久的迷思和今早的事情告之紅玉,小臉一刷就紅起來,愈說腦袋就垂得愈低,愈說嗓音就降得愈小。紅玉默默聆聽,靜靜觀望,屠蘇一副羞澀的小媳婦模樣,眼中笑意漸濃。她心感安慰,屠蘇總算開竅,不枉陵越這麼多年來對你一往情深,連年青貌美的芙蕖追求都視而不見。

 

    「紅玉姐,我⋯我是不是有斷袖之癖⋯我是不是很不正常?我和師兄同為男子,可我卻喜歡上他⋯」

    屠蘇頷首。

    「傻孩子,你不是有斷袖之癖,只是你愛的人是個男子而已。愛情從來沒有性別之限,只有你敢不敢愛。兩情若是久長時,方能至死不渝,白首階老。」

    

    紅玉腦中忽然閃過掌教真人和紫胤真人的面容。

 

    「可如果⋯如果師兄並不喜歡我⋯只當我是他師弟⋯那我⋯」

    「你不敢愛,愛又怎麼會來?你不試試又怎知他不喜歡你。」

 

    開甚麼國際玩笑,陵越多年來守身如玉還不是為了你!

 

    看屠蘇沒有回應,接着又道,

    「今天七夕夜,正是個好時機。」

    「我要怎樣做?⋯」

    

    是要像芙蕖師姐一樣準備禮物嗎?

    可我甚麼都沒有準備,就算現在才準備也來不及了⋯

    怎麼辦⋯

 

    「等紅玉姐來解你所困吧~」

    看着六神無主的屠蘇,身為天墉越蘇安利小隊隊長實在於心不忍,不能不幫啊。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5 )

© Aquaryus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