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quaryus

Cos低產·碼字低產·作畫低產·腦洞高產
遊走在古風韓娛歐美三次元

【古劍越蘇】師兄,我能留下來嗎? (五)

日常小甜餅,HE,清水
雖說是劇向,但不走原劇劇情注意
OOC請見諒
時軸由小時候到成年

下章終於要長大了











結交在相知

 

結交在相知,骨肉何必親。

— 箜篌謠  漢樂府詩

 

 

 

    「屠蘇,今天到食堂用膳可好?」

    陵越手捧着一碟熱呼呼的肉包子踏進房間,看到屠蘇剛好睡醒,便問問他以下如何。

 

    屠蘇睡眼惺忪地坐起身子,揉了揉眼,展了展懶腰,腦子剛清醒還未開始運轉思考,沒來得及思考便隨口應了聲。待他梳洗過後,再回來吃肉包時,才意識到師兄方才好像說了些甚麼。

 

    「師兄你方才說甚麼來着?」

     咬了口包子。

    「我說今天到食堂用膳可好呢?小傻瓜。」

     陵越翻了翻白眼。

 

    沒聽見你這小傻瓜剛剛瞎答應甚麼呢!

    

    真叫人又氣又好笑,這小師弟剛起床腦子就不靈光,問他甚麼就甚麼都答應,幸好天墉城不准弟子私自下山,否則屠蘇會不會被別人拐走都是個大問題。怎知屠蘇聞言,立馬像打了雞血似的,咬住包子就猛點頭,並滿臉期待的看着陵越,比剛才那沒睡醒昏昏沉沉的樣子,可謂精神百倍之多。

 

    屠蘇進完早點以後,乖乖走到鏡前坐下,讓陵越幫他綁頭髮。陵越手拿木梳,溫柔地把屠蘇烏黑的青絲梳順,細心耐性地梳好一束又一束,絲毫不會弄痛他的小師弟。屠蘇透過銅鏡倒映,目不轉睛的望着正為自己認真梳理頭髮的師兄,若有所思。

 

    「師兄,為何今天可以到食堂去的?」

    屠蘇好奇症又犯。

    「因為你芙蕖師姐做了菜,想要請我們嘗嘗。」

 

    其實芙蕖只邀請了陵越一人,可他當然不會放心獨留屠蘇在後山,何況不理屠蘇而自己去吃喝,他實在做不到,再者眼下屠蘇這小身板真是太單薄,要多吃點才會長肉。本着這一連串的理由,陵越更是面不改容,自若泰然地向天真單純的小師弟撒了這個善意的謊言。

 

    「芙蕖師姐還真賢淑啊⋯如果我也學會做菜就好⋯」

    屠蘇小聲地咕噥,語氣略帶不爽。

    「嗯?」

    身後心靈手巧的陵越正嫻熟地把寸寸青絲挽成髮髻,再用一根雪青色髮帶牢牢固定於屠蘇的小腦袋上。

    
    「沒甚麼⋯」

    怕被師兄聽見,索性假裝沒說話。

    

    芙蕖師姐應該只邀請了師兄,

    而大概是師兄心地太善良且把我也一拼帶上吧⋯

     就算瞎了眼都能看得出芙蕖師姐對師兄有意思⋯

     如果我會做菜就不用勞煩師姐了⋯

 

    屠蘇愈想愈不爽。

 

    「屠蘇,梳好了。」

    陵越漫不經心的一句把屠蘇出竅神遊中的魂魄給喚回來。

    「啊⋯謝謝師兄。」

     屠蘇回過神來,愣了愣再說道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正午,烈日當空,天墉弟子們上完早課後就練了一上午的劍法,終於能消停一會,用個午膳,休息一下。

 

    陵越帶着屠蘇赴約,陵越走在前頭,屠蘇則靜靜跟在他後面。一路上,兩師兄弟沒有交談,陵越倒也不以為然,估摸着這小師弟或許是緊張了。

    殊不知他小師弟會是心中不爽,心情鬱悶呢。
    
    在只願師兄君心似我心的層面來看,即使平常與世無爭,一切淡然如屠蘇,也不得不心塞一番嘛。可在陵越眼中,屠蘇從來起居生活都在後山,甚少跟他到天墉城內其他地方,而且他熟識的人只有管撿的師尊和管養的自己,連芙蕖也談不上熟絡,現在突然要面世,緊張之心油然而生,亦是在所難免。

 

    終於來到了食堂,周遭都有不少天墉弟子在休息,有的打鬧,有的閑聊,氣氛和睦融洽。直到陵越和屠蘇出現,大家的目光全落在他們二人身上。弟子們謹遵禮節,嚴守尊卑,見到陵越都恭恭敬敬地向他問好問安,然後就很好奇他們大師兄身後的小孩是誰來着。

 

    屠蘇因為甚少露面,自然不會和其他弟子打交道,所以弟子們有些只聞其名,未見其人,有些即是聞所未聞,壓根兒不知道有他的存在。屠蘇被一大伙陌生的師兄弟看得心怯害差,踏前了兩步,輕輕拉扯着陵越的衣角。陵越頓了頓,給予屠蘇極為溫潤舒心的一記微笑來安撫他,也示意他不用害怕在意,再順勢摟過他的小肩膀,一同踏入食堂。

 

    「你來了~大師兄⋯咦,屠蘇也來了!」

    芙蕖嬌聲而語,手端着兩碟小菜,剛從食堂的小廚房走出來。

   「幸好我多做了一味小菜呢~大師兄怎麼不告訴我屠蘇也來!」

    把小菜放好在矮木桌上,迎屠蘇笑了一個。

 

    芙蕖師姐真厲害,明明年紀和自己相仿,卻能做得一手好菜,反觀自己只能讓師兄操心⋯

 

    屠蘇心中莫明升起一陣欲哭無淚的無力感。

 

    三人坐下吃飯不久,小肇臨就走了進來,他看到芙蕖便屁顛地小跑了過去。豈料走近才知曉同桌的還有大師兄陵越和一個素未埋面的小孩。禮貌地向陵越問安,目光往一旁遊走,有些在意地扣緊正在嘴嚼食物的屠蘇。肇臨眼簾中的屠蘇,瘦削的身板,圓大的雙眼,利落的單眼皮,哲白的小臉蛋,因塞滿食物而鼓起的雙頰,甚是可愛。直至屠蘇歪着頭,回看着他時,肇臨才發現自己的失態。

 

    「以前還未見過你呢~我叫肇臨,你呢?」

    一手摸上自己的後腦勺,尷尬地咧嘴笑問。

    「百⋯百里屠蘇。」

    戰戰競競地報上名來。

 

    此孩子好奇怪,多半有病,但好像又沒甚麼惡意。

 

    「人家屠蘇可是執劍長老第二個弟子呢~」

    芙蕖得意的補了句。

 

    肇臨向屠蘇投來一面讚嘆和羨慕的目光。要知道紫胤真人這麼多年來拜入其門下的只有大師兄陵越,然後就只有屠蘇而已!連掌教真人的掌上明珠芙蕖想入門也不行,可想而知要得紫胤真人青睞,再拜入門下絕非易事,對一般弟子來說更是比登天還要難。

 

    「肇臨怎麼現在才來用膳?」

    芙蕖吃了口菜,接着又問。

    「二師兄病了,我整個上午都在把凝丹長老給的藥材煎成藥,方才給二帥兄餵了藥,等他睡下了我才溜出來的。所以現在才來食堂,我都快餓扁了!」

    肇臨可憐巴巴的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「陵越沒事吧?」

    陵越發揮天墉好師兄本色,雖然心中只有他的屠蘇小師弟,但和陵端好歹一場同門,關心關心也是應該的。

    「大師兄放心,有凝丹長老的藥很快定能痊癒。」

    「那快點吃飯吧,這可是我親手做的。」

    芙蕖插了一句。

 

    肇臨一坐好便風捲殘雲,桌上的食物一樣不留,餓得有如三天沒進半點米粒似的。屠蘇看傻了,呆若木雞地盯着坐在對面正狼吞虎嚥的肇臨。見狀,肇臨吞下口中食物,尷尬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

    「屠蘇你莫見怪⋯嘻嘻⋯」

    「啊⋯沒關係⋯」

 

    這人真的好奇怪,但又好有趣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用完午膳,芙蕖說他掌教爹爹找她有事,便先告辭了。陵越本想把屠蘇帶回後山,可屠蘇卻站在肇臨身旁,撅起小嘴,擺着一臉不願回去的表情。

 

    「師兄⋯我能留下來嗎?就留一會兒行嗎?」

    屠蘇又睜着大圓眼抬翹首看向陵越。

 

    這種「我認識了小伙伴我想留下來一起玩耍」的既視感是怎麼一回事⋯

 

    不過這的確是屠蘇在天墉城結交的第一個朋友。童年本應該是在和朋友打鬧嬉戲中愉快渡過,平常不能讓屠蘇和其他同齡弟子結伴修練也就罷了,現在總不能把他這一點點歡樂的時光都剝削掉吧。

 

    「好吧,但可不能到處亂跑。」

    陵越再三叮嚀屠蘇,畢竟他年紀還少,多囑咐兩句亦屬無妨。

    「知道了。」

    屠蘇得知能夠留下來,隨即爽快答應。

 

    就知道師兄人最好了♥

 

    於是屠蘇留下來和肇臨一起,陵越也沒急着回後山,獨自到了藏經閣閱經讀典,沉醉書香,待黃昏再接屠蘇回後山去。

 

    「屠蘇你是不是不常出來走動啊?」

    肇臨背靠雲石雕琢而成的欄珊,伸了伸懶腰。

    「嗯⋯我都待在後山。」

    屠蘇則雙手抱胸倚欄,遠眺晞望,鬱鬱翠木蒼勁,冉冉雲霧撩撓,氣勢磅礡懾人的昆侖群山。

    「後山?古玄居嗎?那可是我們尋常弟子的禁地呢⋯」

    「真的?」

    屠蘇從不知自己生活的地方是禁地。難怪平常只有師尊、師兄和我,不曾有其他人到訪。

 

    咦,那芙蕖師姐是不是多回擅闖禁地?⋯

    他掌教爹爹知道嗎?⋯

 

    「是的,掌教真人說了不讓我們亂去打擾執劍長老閉關,便把後山列為禁地,不許我們去。要是亂闖,弟子們會被戒律長老罸去思過崖餐風宿露的呢⋯」

 

    屠蘇心裡默默為他的芙蕖師姐捏了一把冷汗。

    師姐我為你點個蠟。

 

    肇臨說完後神色驚惶,還作勢打了個激靈,惹得屠蘇不禁淺笑,心中忖量這個有趣又調皮的小伙伴。

 

    「話說回來,你為甚麼要整天待在後山呢?」

    「因為⋯嗯⋯師尊說不許講⋯」

    紫胤真人閉關前曾有吩咐,不能向除陵越以外,天墉城內任何弟子透露焚寂煞氣之事。

    「好吧~沒關係~既然執劍長老不許你說,箇中定有他的道理嘛。」

    肇臨倒是大方,繼續又說,

   「話說,大師兄對你真好,他都只對你笑呢~」

    屠蘇沒有作聲,心裡頓了頓,些微錯愕地看向肇臨。屠蘇從未獨自離開後山,自然無法得知陵越和其他弟子相處的狀況。可他即使未看過,依舊深知師兄寵他是無庸置疑的事實。

 

    「大師兄啊,平日裡都好嚴肅的,整天冷着臉,木無表情,今天吃飯時卻笑着為你挾菜!」

    肇臨有些激動,感覺自己今天發現了某個驚天大秘密一樣的驚奇。

 

    如果二師兄對他有如大師兄對屠蘇一般,那就真真是極好的⋯

 

    「大概因為我是他師弟⋯」

    「別忘了我們也是他師弟,可大師兄偏只對你好。」

 

    一言驚醒夢中人,這句話猶如當頭捧,敲醒了屠蘇的心。肇臨的話在腦海中回放一遍又一遍,不禁撫心自問,師兄真的只待我如此嗎?細心回想,即便是面對芙蕖師姐,師兄還不照樣一副冰塊臉,或許師兄真的待我特別不同。倘如有暖流湧進心頭,心情愈發欣喜。屠蘇雖不能完全確認自己在陵越心底裡是個特別的存在,而陵越卻早早就是屠蘇心坎中唯一的存在了。

 

    兩個小孩,這樣簡簡單單的談天說地到黃昏。屠蘇沒有想過會交到一個頗為投契的朋友,縱然將來大家命運的軌跡各有軒輊,可這段短暫而美好的時光仍會永留屠蘇的心中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屠蘇,要回去了。」

    陵越準時在黃昏出。

 

    屠蘇瞧見陵越來了,乖乖走到他身旁,並向肇臨依依不捨地道別。雖然不知道以後會否再見到肇臨,但屠蘇似乎並不在意,回後山的路上都掛着開懷笑意。

 

    「和肇臨玩了些甚麼?這般開心。」

    陵越看到屠蘇眼露笑意,打趣問道。

    「就聊天而已。」

    「只聊天也開心成這個模樣? 」

    忍不住用修長的手指戳了下屠蘇的小臉蛋。

    「因為交到朋友了。」

    實在難掩笑意。

 

    兩抹紫色的身影,一高大一矮小,小手拉大手,斜陽夕照,結伴而行,是寬心,也是溫馨。

 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6 )

© Aquaryus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