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quaryus

Cos低產·碼字低產·作畫低產·腦洞高產
遊走在古風韓娛歐美三次元

【古劍越蘇】師兄,我能留下來嗎? (三)

日常小甜餅,HE,清水
雖說是劇向,但不走原劇劇情注意
OOC請見諒
時軸由小時候到成年










月是故鄉明

 

露從今夜白,月是故鄉明。

— 杜甫  月夜憶舍弟

    

 

 

「師兄,我能留下來玩嗎?今天可是中秋呢⋯」

    屠蘇不知第多少次向陵越懇求着,神情略顯哀怨。

 

    今天乃中秋佳節,天墉城雖為修仙練劍之地,弟子們也當清心寡慾,但一年一度的佳節,人月團圓,人人歡欣,就算是要修仙也能先緩一緩吧。掌教真人一聲令下,到處都張燈結綵,好不熱鬧。今夜又適逢紫胤真人三年出關一回的大日子,陵越便離開後山去張羅一番,但如此一來,把屠蘇獨留古玄居又放心不下,思來想去,也只好帶着屠蘇一同離開後山。

    誰知屠蘇看到如此喜慶繁華的天墉城,竟會樂而忘返。及後,又受到掌教真人的掌上明珠,與他年紀相彷芙蕖邀請今夜一起玩燈籠。在多方引誘之下,屠蘇也就完完全全沒有一丁點回後山的心思了。陵越暗自扶額,此刻心中後悔無比。早知就不帶着自家小師弟來,當初把他一個人留在後山還比現在好得多。

 

    「可不行呢,今天稍後師尊出關為你加固封印,而又是每月十五的月圓之夜,你不能不回去。」

    陵越放輕語調,一臉溫柔地向正在鬧小別扭的小師弟解釋着。

    「可是我想和芙蕖師姐玩燈籠⋯」

    楚楚可憐地眨了眨水汪汪的大圓眼,攬着陵越的胳膊就開始搖。

    「月圓之夜,煞氣最為旺盛,不行。」

    既然小師弟吃硬不吃軟,那陵越也只好冷起臉,雖則內心不斷重複叫自己不能心軟就是了。

 

    陵越!你千萬不能心軟啊!

 

    「給師尊加固封印後呢?」

    屠蘇就是要死不甘心地再問。

    「不行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⋯」

    「沒有可是。」

 

    瞧着陵越板起的冰山臉,掛着一面子的絕情,即使不說出口都能得知他心中在講「我是不會心軟的你死心吧」這十一個字。屠蘇知道陵越此時此刻絕不會動搖分毫,便再沒有繼續搖着他胳膊乞求,垂頭喪氣,一言不語,默默跟在陵越身後回後山去。一路上,本來安靜的四周顯得更為安靜,屠蘇的小嘴彷如被針絲縫起來。陵越心知肚明,也沒有試圖開口,有時候給他自己冷靜一下,自己沉澱一下,自己思考一下,或許比千言萬語來得更好。

    回到後山,屠蘇自顧自地跑到涼亭子去,陵越放下手上的東西也跟了過去。

 

    「屠蘇⋯」

    終究還是於心不忍。

 

    屠蘇仍然不肯說話,只是抬頭望向陵越。那雙大圓眼發紅了,淚水在眼眶裡打轉,如同下一秒便會奪眶而出似的,可小傢伙卻又如斯倔強,硬生生把淚珠忍下去。陵越眉深緊鎖,心頭抽痛,暗地裡自責着,屠蘇依然是小孩,愛玩耍也屬平常,自己又何必如此嚴厲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紫胤真人下午出關,即為屠蘇加固封印,待加固完畢都已經紅日西沉。晚霞盡收,玲瓏秋月高掛,皎潔明媚;銀漢星斗密佈,璀璨炫目。紫胤真人回臨天閣稍作休息後,便化作一道藍光,往後山古玄居,御劍而去。

 

    「師尊!」

    陵越和屠蘇同時向紫胤真人恭恭敬敬地掬手行禮。

 

    紫胤真人慈祥地回了兩位徒子一記微笑。三年不見,二人都有所成長,特別是屠蘇,似乎又長高了些,師尊表示滿意。

 

    「師尊,今天是中秋佳節,雖然師尊已修得仙身,但也可嘗嘗水果糕點,此乃掌教真人的一番心意。」

    陵越乖巧地把鮮果糕點捧到紫胤真人面前。

    「中秋佳節,人月團圓,為師輕嘗又何妨?和你二人過亦是團圓美滿了。」

    「師尊,徒兒有事先回古玄居,一會兒即歸來。」

    「哦?速去速回吧。」

    紫胤真人挑了挑眉。

 

    陵越向紫胤真人告辭了就神神祕祕地跑回古玄居去。紫胤真人見陵越不在,便把注意力放到一旁的小屠蘇身上。

 

    「屠蘇,怎麼看來悶悶不樂呢?」

    紫胤真人摸了摸屠蘇的小腦袋。

    「沒⋯沒有⋯」

    垂首避開不看紫胤真人那雙猶能看穿一切的眸子。

    「果真?」

    「嗯⋯其實是今天和師兄離開了後山⋯看到大家都在準備過節⋯而且芙蕖師姐還請我今晚一起玩燈籠⋯但師兄不許我去⋯」

    心照不宣,知道根本瞞不過他師尊的法眼,還是乖乖從實招來。可屠蘇也知自己理虧在先,心虛得很,愈說愈小聲。

    「陵越也是為你着想。」

    「屠蘇明白⋯我不敢怪師兄⋯」

    「明白就好。」

    「師尊,師兄去哪了?怎麼去了這麼久?」

    「不知道呢。」

    紫胤真人會心微笑,意味深遠。

 

    「屠蘇!你看!」

    半响,陵越手中提着兩個燈籠,正大步流星地往涼亭走過去。

 

    屠蘇此時才明白陵越為何去了老半天不見影踪,原來是為了哄自己開心。想着想着,圓眼兒竟是泛起了霧氣,咬了咬下唇,默然低頭,目光扣緊地上,不敢與陵越對望。

    陵越見屠蘇仍不為所動,便乾脆停在他小師弟跟前,緩緩欠身蹲下,卻看到張糾結異常的小皺臉。

    他顰起劍眉,心頭微微發痛,擔心地又輕喚聲。

 

    「屠蘇⋯?」

 

    這一聲輕喚把心中正天人交戰,糾結異常的屠蘇給驚醒,一不留神,目光對上了師兄一雙星目。四目交投,更讓屠蘇腦子停頓,無法反應。陵越以為是自己的罪過,惹哭了屠蘇,只好調了調語氣,溫柔似水般向屠蘇一一解釋。

 

    「屠蘇,師兄今早的確是做錯了,語氣太重,惹你心中不快。師兄知道你想玩燈籠,就去問芙蕖拿了兩個回來,本來想把芙蕖也請來,但她要陪伴掌教真人過節來不了。屠蘇原諒師兄好嗎?」

 

    殊不知屠蘇聽到陵越一番誠意拳拳的道歉連同解釋後,哭意再也忍不下去,抱着陵越,埋頭陵越的頸窩就流下眼淚來,然後又以其充斥哭腔的小奶音兒發話。

 

    「屠蘇沒有怪師兄⋯真的沒有⋯只是⋯只是屠蘇覺得自己好任性⋯但師兄仍待我萬般好⋯」

    「你是我師弟,我當然待你好,傻孩子。」

    陵越輕輕拍了拍屠蘇的背,好好安撫這個總愛胡思亂想的可愛小師弟。心頭驟然暖和,俊臉上鮮有地掛起百般柔情的一抹笑靨,這大概是只有在屠蘇面前才會展現的笑容。

 

    「師兄,陪我一起玩燈籠可好?」

    牽着陵越的手,屠蘇早已破涕為笑。

    「好的。」

     自家小師弟開懷的笑顏,真叫自己百看不厭,非常喜歡。

    

  「感情真好嘛。」

    在一旁看戲般的紫胤真人又會心地笑了聲。

 

    中秋佳節,人月團圓,屠蘇雖然失去了烏蒙靈谷的族人和自己的母親,但此時此刻有了對待自己如家人般的陵越大師兄,這是天賜恩澤,屠蘇心中暖和,感恩載德。

 

    「以後中秋都想和師兄一起過!」


评论
热度 ( 11 )

© Aquaryus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