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quaryus

Cos低產·碼字低產·作畫低產·腦洞高產
遊走在古風韓娛歐美三次元

【中土ET】Wanwa Tuvyë‧ 失而復得

昨天上了甜餅,今天就來開個虐(對,我是個萬年精分)
也是一個陳年小小小短篇,也是用了歌去寫。
嘛,聽歌總會腦洞開,所以我腦子都千瘡百孔
今次用的也是Eason的歌,富士山下。如果各位要配歌食用,那請務必要配富士山下,而不要配愛情轉移。曲雖然一樣,但詞的含意差別很大。

另外,用了幾句莎士比亞的詩,來作個總結。謝大舅聲演

特意一提,上一篇和今篇的文題都是精靈語。










    那位辛達精靈,脫下了一身華美的王袍與頭上代表春天的王冠,以一身暗灰的樸素長袍取代,帶上了兜帽,掩蓋了一頭淡金光芒。他放棄了策騎他那王權般的象徵——那頭稀有的大角鹿,隻身騎着馬,快馬加鞭來到總是如斯明媚的瑞文戴爾。

 

 

——誰都只得那雙手 要擁抱亦難任你擁有

 

 

    「你怎麼來了?」

    

    Elrond 聽到房門被推開的聲音,別頭一看,卻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。辛達精靈脫下兜帽,金色光華傾斜而出,與世無雙的俊臉上長着一雙眼帶淚花的藍眸。

    

   「我就不能來嗎?就算你不請,我也會自來的!」稍為激動的語調,緊皺着一對劍眉。

    

    平常那王者的冷傲頃刻間灰飛成燼。Elrond 無言以對,愁緒凝眉不散。他走了過去,抱緊了Thranduil。他知道自己最後能給予對方的,就只有一個擁抱,一份最後的溫暖。 

 

    Thranduil沒有像以前倔強的掙扎,乖巧地任由Elrond 抱着,感受對那讓他迷戀的溫柔。他微微彎下宮腰,把頭放到Elrond的頸窩上。一點點冰涼的觸感在碰觸Elrond 頸窩上的皮膚——那是Thranduil自最後同盟後就久違數百年的眼淚。

 

    兩人靜默無聲,他們知道大家此時需要的不是再多的解釋和安慰,而是一個衷心真意的擁抱。Thranduil 放棄垂死掙扎,聰慧的他明瞭,有些愛不一定會開花結果,有些人擁抱了也不一定能永遠擁有。他只能放下,他知道是時候放棄。

 

 

——要擁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

 

 

    Elrond 從來不無情,只是他的理性又再一次戰勝了他的感性,選擇與Celebrian 結婚的時候如是,決定不邀請Thranduil來參加婚禮的這次亦如是。他不想看到Thranduil 那在他夢中仍然魂牽夢縈的容顏,每當想起,他就無法自己,內疚與心痛驟湧心頭。就算怎樣他都不想讓自己心房中最為珍愛的魂寶受傷害,可自己卻偏偏要親手捏碎,捏碎自己的如詩美夢,也捏碎了對方的如花笑靨。

 

    但對於美夢,他知道這都不過是一戳就破的綺麗泡影。既然知道沒有結果,倒不如親手割破,放手雖然疼痛非常,可或許對彼此都是好事,這是Elrond最後的選擇。一個擁抱,一份最後的溫柔,一種訣別的眷戀,過後就往是成風,拂過無痕。沒有擁有就不會失去,但沒有失去又怎知擁有,他明白,曾經擁有,然後化成回憶收藏於腦海中回味。他失去,他擁有。

 

 

——何不把悲哀感覺 假設是來自你虛構

 

 

    兩個精靈相擁過後,Thranduil 沒有留下來,他帶好兜帽就離開了Elrond的房間。關上門的一刻,他告訴自己所有痛心蝕骨的情傷都要一拼關在房內,他是王,是密林之主,沒有了愛情也須好好過下去,不能有異。

 

 

    Thranduil其實沒有即時離開瑞文戴爾,他不想卻必須承認——他不捨得,他不捨得那個讓其迷戀的黑髮精靈。寧願自虐,也不願離開,躲在一個不被發現的暗角,觀望着那位黑髮精靈手拉對另一位金髮的梵雅女精靈,一步一步,踏上婚姻的殿堂之上。

 

    自欺欺人的笑意,硬生生地把嘴角扯起,Thranduil 腦海浮現出一把像極了自己的聲音,輕柔地安慰自己,或是假裝安慰自己。

 

    『好朋友結婚不是該開心嗎?』

 

    「對呀,可是為什麼我止不住我的淚?」

 

    他小聲地自言自語,淚珠早就奪眶而出,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

    『那不是悲傷,那只是感動而已。』

 

    「沒錯,我又怎會悲傷。」

 

    試圖壓抑自己的內心,欺騙自己。

    

    Thranduil在Elrond 親吻新娘的那刻瀟灑地轉身離去。他策馬奔馳,任風抹乾他臉上的淚光,他決定由離開那刻起,便把傷痛都留在原地,他心裡不再悲傷,要心如止水,他即便自欺欺人亦不想承認他的悲痛——那些都只是幻象,那些都只是虛妄。

 

 

——前陳硬化像石頭 隨緣地拋下便逃走

 

 

    Elrond 知道他在暗處裡觀望,卻沒有遙望一眼的勇氣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牽着自己身旁同樣有着金髮的梵雅女精靈,可笑的是心中在想身旁如果是Thranduil 會有多好,定能媲美暮色的女兒Lúthien。這都只存在於他的幻想中,並只能存在於他的幻想中。

 

    這段愛情,只能曾經擁有,需要放手時,不要戀戀不忘。如同把心中的大石一卸而下,再一手棄掉,情就了結於此。

 

    Thranduil和 Elrond 都心知肚明,擁抱後便放下,他們失去了彼此卻又永遠擁有了彼此,時間不能沖刷飴盡彼此珍如寶物,如詩的回憶,和心中一對美好的倩影。


    

   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'st, 

    只因永恆的詩與你同春

   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, oreyes can see, 
    
    天地間能有人鑑賞文采

    So long lives this, and thisgives life to thee.   

    這詩就流傳就教你永在 

 

 

 

 

 

-WilliamShakespeare-Sonnet 18 (戴鎦鈴譯)

-富士山下-陳奕迅










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7 )

© Aquaryus | Powered by LOFTER